今晚见到龚总,喝了两杯啤酒,都杨总杨总叫的我怪不好意思的,希望以后能够名副其实,外面下雨,郑工给我们送了回去,贾叔喝的有点多,走路有点不稳。